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点木成金:木头里发现的财富(下)

3个月前 1 创业故事

摘要:一次意外让一心想着读书至仕的李凤强走上了木雕之路,被动的与沉香结缘。让他找到了一个收获财富和成功的载体,而无意中与一个老人的结识让他抓住了一个市场。这一切似乎看起来都是偶然,一个经历千年的行业,一个收入微薄被人轻视的行业,却在今天突然爆发了。

商界导读  

一次意外让一心想着读书至仕的李凤强走上了木雕之路,被动的与沉香结缘。让他找到了一个收获财富和成功的载体,而无意中与一个老人的结识让他抓住了一个市场。这一切似乎看起来都是偶然,一个经历千年的行业,一个收入微薄被人轻视的行业,却在今天突然爆发了。

主持人:财富故事会,财富新观念。欢迎收看《财富故事会》,我是王凯。今天呢,我们先说两个成语,一个就是慧眼识珠,这个要有“珠”才行,才能让“慧眼”识别;第二个呢,点石成金!这个可就厉害了!能把一文不值的石头变成金子!我们今天的故事就从一堆一文不值的废木头说起!

解说:04年,云南思茅市“芒果之乡”的景谷县政府,为了延续“芒果之乡”的美誉,把原来那些产量不高的芒果树种全部改良嫁接,伐下了60多万株芒果木。

同期 明胜:我们还比较理解政府的行为,但是这些树真的没有办法处理。

解说: 芒果木因为材质太软,几乎是毫无用处!可如今,60多万株芒果木堆积如山,如何处理,县政府和百姓大为挠头。

同期 明胜:那些树质也不好,烧火又烧不着,堆在家里不好办,很不好处理。

主持人:处理这么大批量的“废木头”,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一下子,“芒果之乡”的废木成了一个烫手山芋,谁都不知道怎么下嘴!可几天之后,大家发现有一个神秘人物,经常出现在废木堆旁,绕着木头是左三圈、右三圈!

解说:神秘人物就是这个高德利,他来竟然是要花钱买这些废木头!

同期 高德利:有的老百姓问我们,这种东西我们扔都没地扔的,你们要它干什么。

解说:大家扔都来不及的废木头,这个人竟然提出来要花钱买,当地老百姓频频发问,谁知道这个人只字不漏!

同期 高德利:这是我们单位的专利也好、技术也好,这是保密的

主持人:不管老百姓怎么纳闷,这个名叫高德利的人,就是要买这些废木头,可对于要干什么,绝口不提!实际上,这个人还不是真正买这些废木头的人,他只是受人之托,那么幕后的神秘人物又是谁呢?他让高德利买这些大家扔都没地方扔的木头做什么,难道芒果木里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宝贝么?

解说:董舰泽,云南昆明人,他就是那个跑到思茅要花钱买废木头的人。董舰泽本来是一个搞公路建设的,他买这些废木头要干什么?他同样在给当地人卖关子。

同期 董舰泽:我们说自然有我们的用处,我说慢慢的你们可能就会知道了。

解说:这个人还真不含糊,一棵树他出100多块钱!一买就是两万多株!董舰泽费劲周折,又是找车,又是找人,把大批没有人要的芒果木买到手,拉到当地一个废旧的工厂里,关心这件事的老百姓更是看不明白了。 #p#副标题#e#

同期 明胜:他们把我们树拉走以后,拉到工厂里面,还看见他们招了一些工人。

解说:老百姓发现,他招来的工人竟然都是些有手艺的木匠,不仅如此,他们工厂里还出现了几个陌生面孔的外国人。

同期 明胜:还请了几个说外国人(话)的,请了一些师傅,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整天机器在响,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同期 董舰泽:我们有保密的制度,老百姓给我们送料子的时候,只能进料区,不能进生产车间。

解说:一个平时没人多看两眼的废弃工厂一时间成了焦点!神秘的车间里机器轰鸣,但是谁都没机会看看董舰泽在拿这些没有用处的芒果木做什么。董舰泽吊着大家的胃口,一吊就是三个月,终于有一天,村民明胜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同期:明胜:后来我有一个表兄弟就是被他们招到厂里面做工人,听他说做一些工艺品,把树加工成各种各样的那种工艺品。(AJD87 00:55:22)

主持人:工艺品?一堆废木头能做成什么样的工艺品呢?所有人都已经被董舰泽吊足了胃口!咱们也去看看,他董舰泽花将近200万买来这些废木头,能把它们点成什么样的宝贝!

同期 卓栩弘:好像是943个样品,做出来之后我们还特别开心,想着毕竟是我们自己第一批的东西。

同期 董舰泽:把那些产品弄的漂漂亮亮的,我们就包装了,把它拉到了昆明。

主持人:这时候,周围的老百姓看到董舰泽手中的宝贝,啧啧赞叹,看看人家,太有眼光了,废木头变成了这么漂亮的宝贝,这还不发了大财了!这个董舰泽怎么就这么独具慧眼呢?他怎么就知道这个没用的废木头能变成这么漂亮的宝贝呢?

解说:原来董舰泽经常往来于缅甸等几个东南亚国家,2004年初,他在出国旅游途中,看到了一种漂亮的手工艺品,回到思茅的他,仍然对它念念不忘。

同期 董舰泽:当时我就很兴奋,我说我见了很多的陶、瓷,还有其他的塑料的、金属的这一类的花瓶,就没有见过用木头能做的那么精美的花瓶。

解说:这就是董舰泽一见钟情的车木工艺了。说到这个车木工艺,就是将整块的木头,用专用的车床车成工艺品,大多是花瓶、笔筒等等。由于特殊工艺的限制,只能使用木质较软的芒果木。最终成品保存完整,颜色鲜艳,常年不开裂。

同期 董舰泽: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就是说,我们景谷有位朋友说,要搞芒果树改造了,会有很多芒果的废弃物,这样一来我就想这个芒果树不正好可以做芒果木花瓶吗。

主持人:董舰泽慧眼识珠,识的就是这种少见又精美的工艺,他精心打造了900多件漂亮的工艺品,和工人们欢天喜地地找市场、找销售点,打包装、发货,他们辛苦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天,900多件工艺品乘上了发往昆明的货车!等董舰泽随后赶到昆明,打开包装箱一看,傻眼了!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广告回来接着说!

主持人:欢迎回来!刚我们说,董舰泽花钱费力,闭门三个多月,终于等到把这些漂亮的宝贝推向市场,900多件工艺品运到昆明,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董舰泽随后赶到了昆明,打算打包装检查一下,包装一打开,董舰泽一下子傻了!

同期 董舰泽:拉到昆明一开箱检查,麻烦了,这产品怎么是全裂了,都开裂!

同期 董舰泽:第二个问题,那个油漆啊,就粘不住,附着力没有,一块块掉了,脱落了,还有彩绘图断裂了。

解说:董舰泽在那一瞬间跌落谷底,在旁人眼里,他是把废物变成了宝贝,可如今,这些宝贝却在一瞬间又变成了废品。

主持人:董舰泽纵然是点石成金,可如今,金子又变回了石头!这真是冰火两重天啊!刚刚还兴奋不已,现在又掉进了冰窟!董舰泽醒过神来就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呢,不能啊!回过头来想想,这好几个月的点点滴滴都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一幕一幕闪过!

同期 董舰泽:当时我们觉得乌云盖顶,心情很沉重。我就想,花那么多钱,没有学到东西,关系还没处理好,闹的挺僵,你再指望他教给你真东西也不大现实了。

解说:董舰泽说的,是曾经手把手、一点一点教给他们车木手艺的师父,那可是他高薪聘请来的经验丰富的老工匠。

同期 卓栩弘:来了五个人,我听他们说好像是花了一万多块钱一个月请他们来的。

同期 董舰泽:据他们自己吹个个都是高手,但是我们当时半信半疑么,当时我们见过的只是其中一个,我们觉得他车木的工艺技术还是非常娴熟,那么其他的如何呢?我们就不得而知,只有试了看了,反正是没有退路了,钱也花了不少了。

解说:师父请来了,董舰泽天天和学员们闷在厂房里,一天八个小时,首先跟师父学习最基本的车木。 #p#副标题#e#

同期 董舰泽:来了之后首先第一课是让师傅给他们做表演、做演示,他们在旁边看了以后都惊呆了,怎么会有那么潇洒的工艺活。

同期 卓栩弘:我记得我们最早学的是车工,车工的时候他们教的挺仔细的。

主持人:虽说语言不通,但老董请了两个翻译轮番上阵!学员们跟师父交流起来障碍重重,但无论是教的师父,还是学的工人,都认认真真、像模像样!但是,大家发现这些外国师父慢慢有点不对劲!

同期 董舰泽:结果第二个师傅上去,我们觉得他非常吃力,动作又非常慢,不是很娴熟,我们就说,哎呀第二个是上当。

同期 卓栩弘:我们就发现这些师傅有很多保留了,比如说我们一开始要学的时候,我们原料是要调配的,这些原来都是自己调的,我们发现这些泰国老师调配的过程不给我们看,他们想保留一些东西,当时他们跟我们说,我们只要知道怎么往上画就行了,具体怎么调这个东西不用学。

解说:董舰泽回想,师父不应该留一手啊!当初老董高薪聘请师父的时候,双方签订了协议,他们要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方式教会工人。

同期 卓栩弘:慢慢教学的时间由最开始的八个小时,到最后才成了一个小时,所以我们觉得,很明显我们能感觉到他们越来越不愿意教我们。

解说:师父们的确有点不上心了,当时,董舰泽立即决定和师父们坐在一起沟通一下。

同期 董舰泽:因为翻译啊,我批评了他,为什么你们的人要这样呢?而我们这边你看那么辛辛苦苦挺不容易的,你们没有认真的教我们东西。那翻译就非常生气、非常不高兴,然后他就在我给他们开会的时候,那个翻译就故意把我对他们说的话严重性了,语气加重了,这样一来师傅更生气了,就是说他们不教了,要回国了

主持人:由于对方带来的翻译气不过,翻译的时候难免有点言过其实,师父一怒之下,收拾东西要回国!董舰泽一看见这个架势,不知道如何是好,已经花了这么多钱,而学员们也已经学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能让他们半途而废呢?师父毕竟是师父,发点脾气很正常嘛!老董没办法,忍吧!

解说:董舰泽依然好吃好喝、小心翼翼招待几位师父,并让翻译解释开会的事情,自己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跟师父沟通一下而已,几位师父听了老董的话,才算消气。

同期 董舰泽:好吧、好吧我们还是继续教,可是你们不能约束我们的时间,每天必须要教多长时间,这样一来我们又让步了,好啊好啊,每天你们只要两个小时以上就可以了。

同期 明胜:每天用车接来,回去的时候又送回去,每天都对他们必恭必敬的,很尊重他们的样子。

解说:董舰泽的努力并没有带来什么明显的转变,师父教授工艺总是那么心不在焉,学员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同期 董舰泽:我马上又给他们开会,我说每天必须教四个小时,否则的话你们就回国,我们就停止合作,为什么那时候我敢说这样的话,因为我们该学的已经学到了八成了,你再往后学,他也是保留节目了,他不会再教给你什么东西了。

主持人:董舰泽请这五位师父,每月光工资就是五万,就算不说花销,学员们也不能再学到更深一步的工艺,董舰泽推测,师父这是“留了一手”啊,事到如今,师父怎么请来的,也只能怎么送回去了!师父送走了,老董脑子里就只剩下三个字——怎么办?

主持人:欢迎回来!董舰泽把师父送走了,看着这些废品,他气也不是,恼也不是!接下来可怎么办啊!花了钱还不是最重要的,他董舰泽丢不起这个人啊!本想着一鸣惊人,谁知道却弄成这个样子!他天天紧缩眉头想办法,就在这一天,天赐良机啊,这个机会可不是来自于国外的,而是来自于——天上!

解说:董舰泽垂头丧气坐在回思茅的飞机上,他望着窗外,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他随手拿起飞机靠背上的杂志,百无聊赖的翻看,一篇短短的文章,让沮丧的董舰泽睁大了眼睛。

同期 董舰泽:突然看到一位学者写了一段话,三百字,就说到了云南的车木工艺已经失传两千多年的一种文化了! #p#副标题#e#

小片:云南资料

同期 董舰泽:我说,哎呀!原来是带我们云南诞生的,但是也是在云南失传的,幸好人家国外还学到了我们祖先一些东西,现在我们又从外国人手里把它要回来了,这是一件非常巧合的事情。

主持人:看到着篇文章的董舰泽,在飞机上坐不住了,他宁愿相信这是真的,或者说,他是在自己遭遇失败的时候,找到了一个让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既然是云南的本土工艺,那一定能够找到有价值的东西,回到思茅,董舰泽四处寻访,没想到,却没有多大收获,毕竟是失传这么长时间的古老工艺了!老董心一横——找不到,就自己研究!

解说:董舰泽回到思茅,通知员工们产品开裂的消息,他的员工们还没来得及让这种失落的情绪打断他们,就跟着老董投入到艰辛的摸索之中。

同期 董舰泽:干燥这个环节他们用的,教我们的都是非常古老、传统的烟子熏蒸那种落后的方式,连我们的干燥窑都是他们让我们怎么怎么建盖的,这样一来呢,你说木材啊,仅仅通过烟子熏蒸它能不开裂吗?我们就从这儿着手。

同期 卓栩弘:后来我们又尝试了很多方法,我记得最早的时候,我们还用了几十种配方尝试很多很多东西,蒸、煮就像做饭一样。

同期 卓栩弘:我记得有一天很好玩,董总还亲自扛了几袋尿素进来,我们一开始觉得很奇怪。

主持人:尿素?这个东西还可以用来做工艺品?真是新鲜了!当然,最后的试验结果,这个尿素肯定是不行的!不过用工人的话说,他们董总经理真是做梦都在想这些事儿!恨不能看见什么都要试一试,看能不能用来做原料!

同期 卓栩弘:因为董总在这个过程他请教了很多木材的这些老的这些师傅,就问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说是用尿素浸泡这个东西,我们最早还真的是买了很多袋的尿素去尝试的做。

主持人:董舰泽到底用的什么工序、使用什么原料,这是人家的核心技术,在这里咱也不便细说,但是董舰泽就是凭着自己的一股子韧劲儿,经过无数次的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终于拨云见日了!

解说:他不仅突破了原来的烘干工艺,还发现几种其他的木质也可以用来制作车木工艺品,突破了材质的局限!

同期 董舰泽:现在我们自认为我们是国际领先水平,为什么?因为我们现在可以利用上百种的木材制作我们的工艺瓶,而我们去求教的东南亚市场,仍然保留至今的仅仅有芒果木花瓶,一种木材,这是我们现在最值得自豪的,也是最自信的。

解说:他们作出的东西颜色独特、造型新鲜,不仅国内的人喜欢,很多国外的客户也非常喜欢!一时间,董舰泽名声鹊起,客户的订单源源不断!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们的故事似乎该接近尾声了,但在这里,我要跟您说一部电影,就是《无间道》,所谓无间道,就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说起无间道呢!嘿,接下来,在董舰泽身边,就发生了这么戏剧性的一幕!06年初,他的工厂里突然来了几个特别的人,董舰泽一看,这不是当初请来翻译么!再仔细看,跟在后面的不正是当时请来的师父么!

解说:看到这几个人,董舰泽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可他们到底来干什么呢?

同期 董舰泽:我们见的第一面,我就走出办公室以外,就和他们友好的握手,但是在握手的一瞬间我们其实心理还不是那么平静的。

同期 卓栩弘:董总很热情的欢迎他们,还拥抱什么的。

同期 董舰泽:他们很尴尬,就觉得,哎呀,我想啊,我在猜测他们的心理就是说,当时就这样走了,现在好像回来的时候,好像面子上挂不住,一个劲的握手、点头,那种正视的眼光好像就没有自信了。

解说:尴尬的见面之后,几个人说明了来意,原来他们是专门来取经的!董舰泽听罢,婉转的回绝了他们。

同期 董舰泽:我们想着是用真诚打动他们学到真实的本领,可是当我们付出很多努力的时候,我们学到的并不是他们所有的真本领,他们仅仅是把一些肤浅的东西教给我们。#p#副标题#e#

同期 卓栩弘:我们觉得是很解气的一件事情,我们花了这么多钱,用了这么多时间,一心一意,很有诚意找你学这个东西,但是你并不用心。

同期 董舰泽:就像我们当年去求教他一样,是走破了多少双鞋子才把他们请来,用很高的代价,而不是他们仅仅来我们这里想参观一下,我们就满口答应,对吧。

解说:几个人不死心,旁敲侧击,想到董舰泽的厂房里去看看。

同期:董舰泽:因为他们跟我们是同行,就是说他进去看了我的一些工艺的设备处理过程环节,他很快学到东西,不能全学会,他能学到八成,那不泄密了吗。(AJD88 00:35:06)那个时候那种心情啊,是非常开心的,非常开心的。让外国人也感受到,离开了他们,咱们中国人一样能行。

主持人:董舰泽把客人送走了!我们的故事也该结束了,再罗嗦两句,董舰泽的成功呢,就在于他能够“慧眼识工艺、点废木成金”!他走的是冷门,复活了一种传统老工艺,赢得了市场;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他们的工艺品,不仅赢得了很多欧美国家人们的喜爱,同时,也赢得了08年奥组委礼品公司的青睐,有望成为08年奥运会指定礼品。

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财富故事会》,我是王凯,我们下期再见!

稿件来源:中央电视台《财富故事会》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