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社区 > 创业故事 > 成龙形象背后:公共角色的是非
成龙形象背后:公共角色的是非
2013-01-09 17:41:21 439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财富对社会的回馈与反哺,丰富了成龙形象,也使他的形象多了另一层含义。这时候,他就更不得不、无休止地频频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扮演各种越来越高大的公共角色。当处处被人以“大哥”相称时,其符号就远超了一个影星所能承担的范围,由此,一个影星自然会不堪重负于大众所要求他随即承担的角色。我们的众多文化、社会错位,大都是由此形成的

一方面,随着成龙第101部电影《十二生肖》的公映,我们以为,值得对这个国际影星的成功之路,以及他对于我们当前社会形态的影响,做一番认真的观察与探究。另一方面,我们以为,这种观察与探究有助认识其中的文化生态与社会生态,在这个生态体系中,才可能真正认识成龙。他已经绝不仅仅是一个功夫或娱乐巨星了。

成龙之名承袭于李小龙,本身就是一种象征。他的成功路,如以1978年为起点,从《蛇形刁手》、《醉拳》到《警察故事》,再到《红番区》、《尖峰时刻》,30多年,以平均每年差不多3部的速度,始终保持整齐的水准,维系着经常飙高的票房,已经是一个无法再复制的奇迹了。

而他所塑造的功夫形象,不管你承不承认,也已经成为一种强大的文化输出。李小龙在他之前,但李小龙输出的,是一种亚裔边缘的愤怒,一种被压迫中瘦弱身体坚强的抗争。而成龙,不仅丢弃了其愤怒与坚强,反以一种卓别林式的自嘲与自讽,以唯唯诺诺的轻盈或惊慌失措的喜剧化嫁接改变了功夫之沉重。如他自己所说:“李小龙的腿踢得很高,我就认为我们的腿应该尽可能贴近地面。李小龙在击打别人时候,用尖叫展现他的力量和愤怒,我就认为应该在击打别人的时候,用尖叫表现自己的手有多痛。李小龙是超人,但观众想看的是普通人、经历很多错误才能获得成功的人,是不怕做懦夫,并且在危机下保持幽默感的人。”

正是这种改变,功夫变成了一种俏皮与机智,愤怒的英雄被替换成可用各种表面低声下气的手段,来达到维护自尊、扬善除恶、化险为夷目的的另一种“超人”。这种“超人”身上饱满着各种各样的中国传统符号,日常生活中的应变态度、肢体语言、生活用具,本身都可以是有机的功夫组成。而在这无处不在、无为无不为的功夫背后,却强调了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屏障与肝胆相照、脉脉含情的温情关系。在这样的改造中,表面看,成龙是以改换的幽默功夫轻松搞笑娱乐了一代代越来越多的观众,实际上,在这些上蹿下跳,不知疲倦,常常令人眼花缭乱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功夫演进中,一种中国传统的生存智能,由这种生存智能中包含的亲和而积极的人生哲学与价值观,都在随之潜移默化。

关键是,30多年、101部电影与其票房总收入、个人总财富所累积的体量,都在不断强化他的这种形象影响力。一个超级巨星诞生后,他的财富与社会将构成的关系,是一个极重要的话题。成龙是在极不清醒的前提下,被推动着反思自己的财富与社会的关系的——“开始有人请我参加公益慈善,我说,我不去,因为那时白天要拍电影,晚上要喝酒跳舞,自己都忙不过来,没有闲工夫管别人的事。对方说:我们都安排好了,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去,就一天时间,对你的形象和电影都有帮助。这样我才勉强答应。那天的活动是看望残障儿童,看到我出现,孩子们都很高兴。助理告诉孩子们:‘成龙大哥工作很忙,但是每天都在想着你们,他昨晚上没睡觉,今天就抽空看你们来了。’其实晚上没睡觉我是在舞厅过了夜。助理又说:‘成龙大哥还给你们带了礼物。’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我根本没想过要带礼物,甚至也不知道礼物是什么,我就感觉到自己欺骗了这些孩子。”

这只是一种情感触动,它也完全是中国传统式的,因为这内疚的触动,竟成就了他财富观转变的戏剧化动力。他后来这样谈及自己的财富观变化:“刚开始,感觉赚100万都是自己的;后来,赚100万,拿出20万帮别人做善事,80万留给自己;现在,赚100万,20万留给自己够花就好,80万拿出去帮别人做善事,这种变化就是这样,一点点自然而然地发生的。”

财富对社会的回馈与反哺,丰富了成龙形象,也使他的形象多了另一层含义。这时候,他就更不得不、无休止地频频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扮演各种越来越高大的公共角色。当处处被人以“大哥”相称时,其符号就远超了一个影星所能承担的范围,由此,一个影星自然会不堪重负于大众所要求他随即承担的角色。我们的众多文化、社会错位,大都是由此形成的。#p#分页标题#e#

我们因此而认为他的形象接受、传播、争议背后的文化、社会生态有着重要的认识意义。当成龙承诺向我们开放,欢迎我们去观察探究,愿意真诚地回顾自己经历并对自身财富态度作检讨时,我们就确定了这个专题的操作——我们希望通过多角度的观察,来获得不那么简单的一些答案。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