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社区 > 创业故事 > 锅王苏增福:72岁创业再战江湖
锅王苏增福:72岁创业再战江湖
2013-03-21 10:32:37 437

来源:新商务周刊

把“小锅”苏泊尔做成“锅王”,苏增福用了整整20年时间。如今这位72岁的老将把“创业”目光投向了卫浴行业。

和客人一起欣赏老照片,是苏增福的一个习惯。在2004年苏泊尔成功上市的庆功宴上,63岁的苏增福和儿子苏显泽举杯欢饮,那时的他身着笔挺西装,精神焕发。8年过去,他的头发白了。很多人以为他在卖掉苏泊尔的股权后会选择隐退江湖,但谁也没想到,4年后他选择再创业,专注研发新产品不锈钢无铅水龙头。

按照中国的传统励志故事路线,大家总会给一个重出江湖的老将以善意的期待,期待他再续传奇。苏增福自己也说,“如果再年轻十岁,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把这件事做好。”

后英雄时代

如今,苏增福只对媒体的“标配”问题有兴趣回复,他不厌其烦地“背书”,滔滔不绝地为新产品造势。当记者回头梳理苏泊尔造锅的历史,试图找出他进军卫浴的联系,他才恢复谈兴。“我是跨了两个时代的人——两个时代,今非昔比啊!”苏增福感叹的两个时代,一个是 “锅时代”,另一个则是 “水龙头时代”。

做锅的时代是一个英雄的时代。

苏增福曾将苏泊尔带到了中国最大、全球第二的炊具研发制造商的巅峰,成为当之无愧的“锅王”,以至于今天仍然有人追问,2006年时他为什么要把中国最好的炊具公司卖给法国SEB集团。

苏增福一直坚持,“锅,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去。我们卖了个好价钱。”就像他当年坚持从压力锅配件转型做整锅一样,也像他当年不惜成本研发安全压力锅一样,态度强硬,而市场则证明了他的睿智。

之后苏增福挂着董事长的头衔过了一段普通老爷子的生活。他对苏泊尔锅的深厚感情仍从很多生活细节流露出来。比如他最擅长做的菜是黄鱼烧年糕,“烧一条黄鱼,必须用苏泊尔不粘锅,烧出来的鱼不掉皮,颜色才漂亮。”

苏增福不喜欢动,每天只做四件事情:看书、看企业资料、看国家政策、看股票,足不出户也半知天下事。新兴浪潮席卷太快,苏泊尔品牌影响力开始慢慢淡出公众视线。他不能让自己一手打造的品牌慢慢“老化”,又觉得自己“如果什么都不干,不老得更快了吗”?

于是,苏增福走进他的第二个时代。

他再难寻回曾经的20年——经过20年扎实的原始积累和企业的稳健发展,苏泊尔由“小锅”做成“锅王”可谓稳扎稳打。如今做水龙头,行业大势却是国内的卫浴行业已经发展了20多年,品牌多达数百个,总产值有300亿元。

做锅的时代是物资相对匮乏的时代,家家户户都需要锅,也没有竞争者能与苏泊尔抢市场。如今,卫浴行业产业明显生产力过剩、产品多元化、高消费带动了高淘汰的局面,激烈的竞争注定苏泊尔一枝独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同时,也难再赶上一项政策在客观上为苏增福扫灭对手。他必须要从慢节奏的企业发展中跳出来,快速寻找适合自己的新模式。

虎背上的创业者

苏增福做不锈钢水龙头的想法,来源于一位家乡人的点拨。

2008年,浙江玉环县一个给苏泊尔股份生产不锈钢配件的供应商找到苏增福,他说玉环县作为中国的水龙头生产基地之一,却拿不出一个像样的不锈钢水龙头,这个产值高达百亿元的行业,中国最大的水龙头生产企业所占的市场份额也不过3%。生产不锈钢水龙头将是一个大好的方向。

那时,苏增福没有看到这个行业的高度。“铜质水龙头含铅,铅溶于水,这是毒。对大人影响还小,五岁以下的小孩要是吸收过多,有患痴呆病的风险”,而不锈钢水龙头不含铅成分。

苏增福隐隐觉得时间点在重合:当年老款压力锅到处爆炸的时候,苏泊尔正赶上研制安全压力锅的节点。但他熟悉的制锅工艺:铸造+冲压+机加工+人工焊接+人工抛光,对硬而韧难以加工成型的不锈钢水龙头来说,并无用武之地。

但苏增福想走一条新的道路,他将之视为带领苏泊尔从劳动密集型转向资金密集型、科技密集型的产业的又一尝试。#p#副标题#e#

“还没抬头就碰壁。机器一开工,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刚开始,苏增福根本不知道如何把不锈钢管料焊接起来,走遍全国进行考察,也没有找到可以借鉴的例子。他决定从产业链上游开始,自己研发不锈钢水龙头的生产设备。

两年前,苏增福不断尝试新工艺。到了2010年,苏泊尔才基本置齐了全套生产设备,其中包括40多台焊接机,每台造价约26万元。

苏增福自行研制的焊接机在焊接管料过程中,无法阻止焊料四处喷射,会在水龙头的表面留下烫痕,为下一步的打磨、抛光造成很大困难。这个问题后被新的固溶工艺解决了,苏增福以1,000万元自制研发的焊接机也白研究了。

4年间,一些类似的弯路说明,在高端水龙头世界,没有掌握足够信息的苏增福跟进得颇有些吃力。

苏增福半开玩笑说:“我就是个老农民,初中文化。如果我读的书多一些,就不可能用4年这么长的时间。”

业内公认的难题终于被苏增福以巨资研发为代价攻破。在工艺技术方面最大的突破是引进机器人抛光,减少了80%的抛光技术工人,每个水龙头的抛光成本从100元降低到3元。这样的高科技水龙头生产线,苏增福计划要建立54条。

4年的无产出研发,苏增福有时也会紧锁双眉,看着眼前只能算得上三流产品的水龙头,想卖又不敢卖。幸好有当年出让苏泊尔控股权的68亿元现金做底气,幸好这4年还是熬过来了。

蓄势待发的苏增福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带领营销团队预热市场,现在的苏泊尔不锈钢水龙头正处于市场造势期,他每年要飞临沈阳水龙头基地近20次。但也承认,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苏泊尔砸了那么多钱研发不锈钢水龙头,“我现在就像是骑在老虎的背上,下不来了。”

老兵不死

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苏增福和他的无铅不锈钢水龙头。在人生和企业的每个关键节点,苏增福对质疑声从不陌生。即使消费者认识到了含铅水龙头的危害,在漫长的用水污染链条中,仅仅靠更换一个水龙头就能得到安全的想法有点一厢情愿。甚至,不锈钢水龙头很可能是个小众市场,所得盈利难以支撑后续研发,也难以与国外大牌直接叫板。

苏增福的“一意孤行”是否能再次证明自己的超前眼光?在2012年12月15日,苏泊尔卫浴“百亿计划”启动仪式暨全国招商大会上,苏增福与首批签约经销商代表进行现场签约,据说签约总额达1.6亿元。现场的热烈气氛让人恍惚,他似乎又回到了登高一呼、应者如云的时代。

苏增福难以忘记2009年在苏泊尔卫浴公司成立之初,他曾经邀请过苏泊尔炊具公司的高管加入自己二次创业的队伍,那里面有很多都是与之一起打天下的人。

“他们都非常优秀,在现在的公司薪酬都很高。他们跟我苦了半辈子,所以听到还要从头做起,都不愿意过来。”此时,苏增福的语气慢了很多,或许在他的脑海里正浮现出一帮兄弟陪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下商讨如何做好苏泊尔压力锅的种种情形⋯⋯以前,苏增福一拍桌子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如今,这一桌子的人都沉默不语。

苏增福恨不得拿着喇叭大声呼吁:“动起来!大家都动起来!”苏邀请卫浴企业到自己的生产线参观学习,同时还把不锈钢水龙头的发展前景讲给所有企业听,可是不管苏增福怎么努力,还是没有一家企业愿意跟着他一起干。

一方面,不是每一家企业都有苏泊尔这样成熟的品牌,另一方面,也不是每一家企业都有苏增福这么雄厚的资金。更多的企业表示无法承担风险,因为还没有看到不锈钢水龙头的成效,所以很难下决心。

“只要大家按照我的思路来做,一定能尝到更大的甜头。”苏增福有点急,忙碌了半天,他还是一个人。“锅王”与“小龙头”之间的差距,不仅是产业之间的高度,还有曾经一呼百应的他,如今麾下无良将的孤独。

甚至连一向被视为其左膀右臂的儿子苏显泽,也难以支持老父。

苏泊尔这个品牌正是由苏增福和苏显泽父子一手缔造。苏泊尔产业的不断扩张,父子始终配合默契。可以说,在打造苏泊尔的征程中,老爷子从不孤单。

在选择再创业做什么项目的时候,苏增福和苏显泽产生了严重的分歧:苏显泽认为做实业太辛苦,父亲年龄大了更适合去做投资。可是苏增福认为自己做了一辈子的实业,兴趣还是在实业上。“个个都去搞投资了,一砖一瓦、衣食住行哪里来?”苏增福双手叉腰,摆出了他的决心。但在儿子看来,父亲选择进军卫浴行业做水龙头,只能称为勇者,而非智者。

年轻人更为资本的力量动心。而苏增福认为工厂、产品这些实体更让他有安全感。这就是两代人的分歧所在。当然客观因素也制约着苏显泽。如今依旧是苏泊尔炊具公司董事长的苏显泽是法国SEB集团的签约经理人,不能再协助苏增福从事相关事业。不过苏增福在研发不锈钢水龙头的四年时间里,很大部分资金来源于苏泊尔集团的投资项目,儿子的资本运作为父亲的创实业提供了强有力的“供血”。

在集结老将们再打江山的征召路上,在带动玉环卫浴企业进行转型的升级路上,在进军卫浴市场做不锈钢水龙头的创业路上,苏增福奔走的形象总带有孤军奋战的意味。

“现在我不会去判断这条路走对了或是走错了,就像在空中走钢丝,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退,因为你前进或者后退的风险是一样的。”

对一位老将来说,他已经拥有过一个时代。曾经的光荣与梦想支撑着他征战于第二个时代,哪怕这个时代更为艰难。

.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