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社区 > 商情报告 > 富力深陷“成都第一烂尾楼"纠纷
富力深陷“成都第一烂尾楼"纠纷
2017-02-22 16:30:25 37

来源:观点地产网作者:钟凯

2月21日早间,富力一则公告犹如重型炸弹在房地产圈迅速震动,揭示这家华南企业过去十年与“中国初代福布斯富豪”陈宇光之间的联姻,并不如预想般美满。

富力地产公告披露,宝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对公司下属成都富力熊猫城项目开发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公司作为第三人,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提出包括解散成都富力熊猫城、按35%股权比例获得1.099亿元及剩余财产分配等三点诉求。

对富力步步紧逼的宝丰国际,随后被揭开神秘面纱。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询,宝丰国际的法定代表人、董事正是陈宇光,后者曾视富力为熊猫城项目“理想的伙伴”。随着诉讼案的公开化,这对昔日的盟友已心生间隙。

回首十年前的2006年9月下旬,陈宇光将当时“成都第一烂尾楼”熊猫城二期65%股权出售予富力,后者承诺注资20亿元开发共20万平方米的商业物业。自此,陈宇光将“商业地标梦”交付李思廉,富力开启了一场堪称坎坷的烂尾楼整合。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如今沉寂已久的陈宇光突然发难,以熊猫城“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为由将富力推向一场纠纷的风暴中心,不禁让人倍感唏嘘。有评论称,在这背后,或许有陈宇光更为隐蔽的诉求。

截至发稿止,观点地产新媒体未能联系上宝丰国际。熟悉陈宇光的市场人士表示,相比于过去,成都在天府广场后子门片区规划的地标级“中央公园”,整体提升了熊猫城周边的商业价值。“陈宇光是个理想主义者,十几年前没做出地标,现在时机微妙,或许想出山再做一次。”

股东纠纷

工商注册信息并未披露宝丰国际的情况。不过,观点地产新媒体获得的一份由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宝丰国际住所位于香港中环德辅道中121号远东发展大厦,其法定代表人、董事正是Yuguang Chen(陈宇光)。

实际上,成都富力熊猫城的股东矛盾早已公开化,并在2016年打过官司。其中去年9月5日,四川高级法院曾作出一审裁定称,本院受理原告宝丰国际与被告成都富力熊猫城解散纠纷一案后,被告方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系公司解散案件,注册地在四川省成都市,本案应当由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按照当时的裁决结果,四川高级法院裁定被告成都富力熊猫城“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本案移送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

今年1月19日,宝丰国际与成都富力熊猫城、富力地产就“公司解散纠纷”进行过两次调解。不过从富力地产最新的公告看,矛盾并未得到缓和,双方将在成都中级法院再度对垒。

根据2月21日公告,宝丰国际诉称,其作为成都富力熊猫城股东,持有成都富力熊猫城35%的股权,依法享有股东权利,并根据《中外合资成都富力熊猫城项目开发有限公司章程》及修正案,委派2名董事作为成都富力熊猫城董事会成员。

宝丰国际转而表示,自2007年10月以来,其委派的2名董事未接到成都富力熊猫城召开董事会的任何有效通知和文件,无法参与运作与管理。该公司强调成都富力熊猫城的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无法正常运作”,暗指对富力方面运作的不满意。

考虑到目前成都中级法院并未开庭审理,陈宇光透过宝丰国际请求解散熊猫城的诉讼仍需经历漫长的庭审及等待。

相关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指,实际上,根据相关规定,若在法定6个月内未审理完毕,法院可批准再延长6个月。“在此之前,富力有依法行使经营权的权利。”

“陈时代”与地标梦

随着两次请求解散项目公司案件的公之于众,熊猫城、富力及陈宇光的往事,在时隔多年后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自1978年以来,无数中国民营企业在资源、市场、人才甚至政策都毫无优势的前提下实现了高速的成长。不过,商业史上的奇迹往往难以具备延续性,因为它来自一个超越了常规的历程。

陈宇光正是上世纪商业潮下显露名声的民营企业家之一。早期的一系列履历显示出他的经商手腕:80年代和胞兄弟合伙挣到第一桶金,1984年成为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万科前身)的经销商;1988年创办海南新能源公司(琼能源),4年后登陆深交所;1994年,登首度评选的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第二位,个人资产10亿元。

其中最为外界知悉的是陈宇光与王石之间的交集。资料显示,在1985年国务院调控外机电产品之际,王石得到陈宇光的帮助解决存货积压,资金迅速回笼,使万科实现盈利。

对此万科曾公开表示,陈宇光是“万科忠实的伙伴”。同时,王石也出现在陈宇光名下琼能源的董事会行列中。

春风得意马蹄疾,在海南房地产阵阵热风的吹送下,陈宇光1993年返回成都并在青羊区拿下巨幅地块。对于当时的陈宇光而言,如何在地块上打造出其“商业地产王国”里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成为转型房地产后最首要的考验。最终他选择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冒险:打造总体量高达50万平方米的“亚洲第一MALL”。

熟悉陈宇光的市场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当时陈宇光去国外考察,在香港中环看到太古广场后,便萌生出打造大型MALL的念头。“陈宇光固执、又有理想主义情怀,熊猫城项目几乎就是他的半生心血。”

就在陈宇光踌躇满志之际,一场官场腐败风波让他的人生轨迹彻底发生改变。1993年底,陈宇光因涉及海南省内一位高官案件而接受审查,随后包括海南万国商城、成都熊猫城项目均遭遇停工。

尽管两年后陈宇光获无罪释放,但外部的世界已恍若隔世:海南房地产热潮迅速降温,琼能源面临严重的资金危机。为了保证成都熊猫城的项目推进,陈宇光被迫放弃万国商城,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集中资金投入到成都。

实际上,改革开放早期国内市场的繁荣及新兴企业尤其是房地产企业的集体胜利,让中国的企业家们第一次信心爆棚,以致于没有约束自己的欲望。仅以陈宇光为例,早期其代理万科的投影机、录像机时便是采用“空手套白狼”的腾挪手段。此后转型房地产,在海南及成都战线过长,最终引发资金危机。

陈宇光在时隔多年后曾反思过早期的发展模式。他在接受访问时坦承,1993年前最初计划在海口、南京、成都、新加坡和莫斯科修建万国城,总投资逾180亿元,“那会大家都头脑发热”。

即便如此,当时陈宇光仍需为房地产项目付出沉重的代价:割让海南项目以保全下的成都熊猫城,在起步之初便遇到资金短缺、项目工程延期等问题。至21世纪初熊猫城一期开业,项目投入达十几亿元,大多为陈宇光自有或筹集资金。

与富力李思廉恩怨

至2002年开工时,熊猫城项目共有三家股东,其中加拿大南门控股、海南新安房产均与陈宇光有关系,占股高达80%。缺乏外部资金的问题再一次被无限放大,此后两年间,项目共计遭遇三次停工。

熟悉陈宇光的市场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回忆称,成都熊猫城一期开业时并不理想,陈宇光曾在公司内部筹钱,目的便是为了兑付对商户的租金回报承诺。

“早期熊猫城还错过了好几个时机,包括万科、华润等企业都曾前来洽谈合作,但都被陈宇光拒绝了。”上述市场人士指,陈宇光对熊猫城给予了很高的寄望,万科、华润曾希望将项目改成商办写字楼出售,他却仍坚持打造成MALL。

而和商业市场大多竞争一样,来自华南的另一家企业富力当时也面临着商业地产转型与区域布局的压力,李思廉自然深谙这个时期需要“志同道合者”的道理。

2006年,富力向陈宇光开出了满意的条件:熊猫城被改建为总体量60万平方米的大型城市综合体,包括富力天汇MALL、JW万豪酒店、住宅、公寓、超甲级写字楼等综合业态。其中,商业部分占比高达25万平方米,与熊猫城原计划一脉相承。

最终,陈宇光选择对富力的合作方案点头。熟悉陈宇光的市场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称,富力计划投资20多亿元,一下子解决了熊猫城的资金问题。“陈宇光的团队也相对困难,当时在熊猫城的办公地点甚至还没装修过,只是毛坯状态。”

一位匿名的商业地产人士则向观点地产新媒体介绍,富力在接手熊猫城项目后的确做过不少努力,包括聘请团队重新调整内部结构,引入主力商户等。“比如和H&M洽谈,富力是带着广州海珠项目和熊猫城一起的。2010年熊猫城引入广百百货,李思廉、张力还亲自出席签约活动。”

而从实际运营效果看,熊猫城项目仍与企业的预期有相当大的差距。截至目前,该项目仍进展缓慢,其中广百百货店也在2012年开店两年后选择撤离。

“富力实际上并没有彻底改造熊猫城,以致于遗留动线、停车场等问题,往往两层楼之间的商户无法实现有效协同。”上述人士续指,熊猫城入市前后,成都先后有来福士、万象城、太古里等新型国际化购物中心亮相,相比之下物业形态落后一直是项目的硬伤。

尽管经营情况不佳,过去多年间在熊猫城项目上保留35%股权的陈宇光,却鲜有公开表达过不满意见。正因如此,陈宇光如今突然向富力方面发难,也让外界倍感错愕。

对此市场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指,陈宇光起诉富力并要求解散项目公司,背后或隐藏着自己的打算。“和十年前不同,熊猫城周边的区位红利已经开始兑现,不排除陈宇光通过法律程序向富力施压,以此达到左右项目运营改造的目的。”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成都正式确定在天府广场后子门片区打造占地上千亩,集文化中心、城市遗址、中央公园和产业高地于一体的新地标;其中,熊猫城项目便处于“中央公园”附近。巧合的是,宝丰国际起诉富力,也是自去年下半年进行一审。

市场人士续指,即便有区域规划利好,能解决熊猫城过去留不住人、停车场等问题,项目若不彻底改造仍难以扭转命运。“熊猫城项目本身如果没有独特的、足以吸引人的业态,商场动线不重新规划,不管陈宇光是否重新出山都改变不了问题。”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