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宠爱背后,它们正在成为标准化商品

关键时刻Lab 29天前 0 商情报告

摘要:导读:宠物狗正成为流通市场上高溢价的标准产品。

导读:宠物狗正成为流通市场上高溢价的标准产品。有人笑笑说,怎么可能,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但在繁殖的源头,狗,就是一种投资,一种生财之道。

人们对宠物的爱,让宠物市场急速膨胀。

1220亿元,是中国宠物市场2016年的总体消费规模。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超过2600亿元。6500元,一个主人每年供养宠物的平均花费,但这还没算上宠物家具、注射防疫针等费用。49.1%,是中国2010~2016年宠物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居各行业增长之首。

狗,这种因人类驯化而产生的物种,依仗人们的宠爱过上了只需要卖萌的生活。微博上,一只叫做俊介的博美犬,有超过35万的关注;而以一只猫和一只狗为主角的营销号“回忆专用小马甲”有超过280万粉丝。这些微博每天需要生产的内容,仅仅是狗的“卖萌”图片或视频。

很多人在敲打键盘时,无意间已经不再用“它”做狗的代称,而是“他”,或“她”。

但并不是每一只狗都能过上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只有那些讨好了人类的狗,才能成为“狗生赢家”。这意味着,它们必须遵循人制定的标准,有纯粹的血统、标准的长相、优雅的跑姿;它们甚至要战胜基因,成为流水线上的标准产品。

这样的狗,才能成为流通市场上高溢价的商品。

△宠物店中待售的宠物狗

01

试管,它们生命的开始

●“有一些在市场上炒得比较热的,可能2~5万元不等,价格应该是比金子还要贵的。”

有力的双腿支撑着臀部前后快速而剧烈地耸动着,就像摁死了扳机的机关枪,几十秒后,除了剧烈运动后粗重的喘息声,一切归于平静。

19个月的法国斗牛犬摩卡作为这场不可描述事件的唯一主角,吐着舌头,喘着粗气,在主人、技术员、工作人员的包围圈中,享受了狗生又一次风花雪月。但它射出的精液,并没有进入身前诱情母犬的“预定轨道”,而是在技术员的“引导”下,流入早已备好、带有柔软导流袋的特制试管。

人类的工作宣告开始。鉴定精子的质量,用液氮将精子冷冻,确定冷冻精子的复苏率……两三个钟之后,这场不可描述才能正式宣告结束。

这是时常发生在凯美洛犬精子银行的一幕。

所谓犬精子银行,就是利用人工技术,为狗狗提供取精、冻精、保存、配种等服务,就像人类的精子库,连对精子活性的标准都如出一辙。但和人类精子库不同的是,卫生部严禁人类精子库及其技术商业化和产业化,犬精子库,却是商业化的产物。取精一次3500元,每管精子保存一年150元。

成立于2010年11月的凯美洛,是中国仅有的几家犬精子银行之一。现在,凯美洛每年要接待超过3000只狗,常年存放着超过4000管各类名贵狗狗的精子。

有人愿意花钱储存犬精子,自然有人买单。凯美洛的运营经理刘畅说,“有一些在市场上炒得比较热的犬精子,可能2~5万元不等,价格应该是比金子还要贵的”。1g真正金子的价格,不过350元上下。

一管精子意味着一次配种,收获4~6只小狗。像摩卡这样的优质纯种犬,后代的价格通常不会低于10000元,是专注某一品种狗繁育的犬舍竞相追逐的对象,特别是继续自己种犬的新成立犬舍。

在纯种犬的世界里,繁育和繁殖两个概念。繁育,是为了得到更好的狗,去比赛、拿奖,成为狗中翘楚。繁殖,则是为了获得更多后代。

有了自己的种犬,犬舍就能去繁育更多的狗,也许后代没有摩卡这么优秀,但已经完全足够卖给隔壁做繁殖的狗场,或是直接卖给宠物店、个人。一代又一代,最终,它们都将进入每个爱狗的家庭,成为他们的家庭成员。

△正在取精的狗(来自箭厂视频)

02

犬展,它们是高昂着头颅的冠军

●“这就是一场狗的选美比赛,跟人的选美比赛一样。”

摩卡的主人亲昵地抱起摩卡,满意地推门而出。门外,是冬日寂静的北京郊外,远离繁华的通州地界,皇家新村北门商业街的所有店铺门庭紧闭,劲风不时卷起几片枯叶,像极了电视剧中破败的胡同。

打开地图你会发现,就在这看上去无比荒凉的地方,方圆十公里遍布着大大小小几十家犬舍,还有不少狗场。

距离凯美洛不足五公里的地方,是圈子里有名的繁育憨厚松狮犬的安娜犬舍。

“当时买这个房子我就跟我儿子说,这房子不是给你的,就是给狗的,什么地方让我养狗,我就到什么地方买房子”,安娜犬舍的主理人杨玲,人送外号“松狮皇后”。

1997年一档并不红火的电视节目里,外国嘉宾牵着的一条松狮,让杨玲心跳加速。“我一眼看到这个就不得了了,这是什么狗?怎么这么漂亮?走起路来‘哈哈哈哈’地喘气”。不久后,她高价从俄罗斯引进了三条纯种松狮。

△杨玲和她的爱犬阳光

“为什么养狗呢?我就是不想跟人打交道了”。养狗,像是一条泾渭分明的分水岭,这边是自己经营公司的杨玲,在人前不断地“包装”自己,还要提防别人不时冒出的坏水。那边是看透商场也看透人性的杨玲,被狗的忠贞,和纯粹俘获,“狗给我带来这么多快乐,我这一辈子不能没有它们”。

如果2000年之前的杨玲只是玩玩,那么2000年中国的第一场犬展就像打通了杨玲的任督二脉。她意识到,还有更好的犬。“我一定要更好的”。那之后,杨玲开始一步步走向“高端”。“高端”就是纯种犬的繁育,去参赛,去拿中国冠军,去拿世界冠军。

成立于1911年的FCI,世界犬业协会,和成立于1884年的AKC,美国养犬俱乐部,是全球两个最权威纯种犬标准的制定者。只有符合标准的狗,才能获得认证,也就算有了户口,它的子女们也才有资格上户口。FCI和AKC集合了全世界90%以上“有户口”的纯种犬。

但有户口也不过证明了“狗是狗”,依然提不起身价。和人找工作一样,没人会只拿着户口本去找工作。找工作,兜里还得揣着文凭。高中生和博士的身价,也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犬展,就是狗狗们的“考试”,证明它们是狗中精品,也是狗的唯一升值通道,不仅关系到一条纯种犬的身价,更重要的是,影响着它们的后代值多少钱。越标准,就越值钱。

△杨玲的安娜犬舍接待室,装满了杨玲的松狮们获得的各种奖项

FCI和AKC举办的犬展,在业界有着绝对权威。比赛采用积分制,每场比赛评出的每个头衔对应不同积分,就像大学,通过考试修满学分就能拿到学位。狗攒够了足够的积分、获得一些特定头衔,就能申请冠军登陆,身价暴涨。

无论哪个标准,都对狗的颜色、身长、肩高、耳朵形状、身材比例等几十上百个大小细节有着严格规定。比如在中国几乎成为“街狗”的泰迪,在FCI 的档案里,是编号172C,雄性肩高11.0~13.8英寸,雌性11.0~13.8英寸……超出标准就是“失格”。也就是丧失参加犬展的资格,也就失去了“涨价”的资本。

人类考试的标准答案多来自科学论证的客观事实,狗的标准又来自于哪儿呢?

“人们千百年来对狗的审美喜好”,FCI在中国地区唯一的合作伙伴CKU的西南地区负责人王秋燚如此解答。FCI和AKC有着极其相似的赛事、繁育、管理机制,最大的不同就是标准不同。FCI来自欧洲,代表千百年来欧洲人对犬只的喜好,AKC则传承着美国人的审美。

每年有成千上万杨玲这样的玩咖,不惜带着自己的狗穿梭在全国各个赛场,去证明“我的狗是最好的”。“最好”,就是“最标准”。

11月,贵阳郊区西南国际商贸城空旷的大片草地上,正在举行CKU全犬种国家冠军展贵阳站。场边的大棚里,王亚红因为柯基歪歪翘臀上的毛发有些上扬,正拿湿毛巾敷在它性感的臀部,做着赛前最后的调整。

△正在做准备的赛犬

王亚红是美容师,丈夫何强是牵犬师,夫妻二人共同经营着一家赛犬管理中心,负责调教参加犬展的狗,让它们在鸡胸肉和牵引绳的共同刺激下,对比赛时应有的站姿、跑姿形成肌肉记忆,保持最稳定的优美姿态。

歪歪已经被它的主人托在王亚红这儿训练3个月了,2500元一个月,价格在业内已经非常透明,可以月结,3万包年,熟人或许能打个9折。

何强听到比赛即将开始的广播后,给歪歪系上牵引绳。只有像何强这样通过了CKU认证的牵犬师,才有资格带狗上场参赛。

歪歪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盯着何强和他手上的鸡胸肉,闪露出兴奋的眼神,踏着坚定的步伐,走上赛场,再看不出之前寒风吹过时瑟瑟发抖的样子。长久以来的重复训练让歪歪知道此时自己该做什么。

5只不同品种的犬,在牵犬师的引导下,依次在加拿大籍裁判身前整齐地一字排开。也许觉得歪歪的后腿站得不尽如人意,何强弯下身子,将歪歪的后腿摆成了自己满意的角度。

△赛犬一字排开,接受裁判的“检阅”

何强一边让歪歪保持着稳定的姿态,一边不时抬头关注着裁判的动向。当裁判的眼神扫过歪歪,何强适时地将鸡胸肉拿得更高了点,歪歪的双眼随着鸡胸肉移动,更加昂首挺胸,像一只高傲的雄鸡。

“这就是一场狗的选美比赛,跟人的选美比赛一样。”王秋燚说。

但和我们通常概念中的选美不同,狗狗们的“选美”大业,牵动着宠物产业链的每一寸神经。它串联起了犬精子银行、犬舍、管理中心、宠物店、美容师、牵犬师,甚至宠物用品的产业链条。

犬展就像以狗为中心的宠物产业链上的发动机,为满足着人类对狗的喜爱,无休止地输出着动力。

03

场下,它们只是宠物产业链上的一环

●“当你比犬展比久了,如果你能比明白,我觉得你可能也活明白了。”

狗的纯粹,换来了人的纯粹,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赛犬的世界,杨玲这样的玩咖并不是绝大多数。

“犬舍的狗还不是有等级,后代的价格也不一样。他们家狗多,对歪歪的要求不高,就没这么上心,它跟我们还亲点儿”,说完,王亚红一脸温柔地看向歪歪,歪歪像听懂了王亚红的话,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王亚红的手。

犬展上,大多数带狗来参赛的都是王亚红这样的管理中心。当然,他们都必须参加CKU的考试,获得认证。

要报名考试首先得是CKU 的会员,入会要钱,440元,考试还是要钱,根据等级分300元、500元两档,考试通过了还要办证,依然要钱,分800元/1400元/2000元三档。

“其实就是拿钱买资格,大家都懂”,何强说。

对狗狗来说也一样,鉴定纯种要钱,配种证明要钱,出生证明要钱……从受精卵到世界登录,它走过的每一步都需要“认证”,“升级”的每个环节,都包裹着厚重的金钱。

根据CKU官网信息,他们每年会为60余万新生犬只提供信息服务。从配种到获得纯种犬证书、植入芯片,狗主人最少要花450元,最多的要花920元。仅新生犬认证这一项,每年就能为CKU带来2.7亿~5.52亿元的收入。

这些人围绕着狗,花这么多钱,到底图什么?有人图自己喜欢。更多的人,图钱。

王亚红的朋友专门繁育只有2~3公斤重的名贵的超小型犬——约克夏,以前有份稳定的工作,因为特别喜欢约克夏,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养,后来就像玩游戏一样,上瘾了。

为了更高的排名、更多的冠军头衔,她一定要给狗吃最好的狗粮、营养补剂,要用最好的梳子、沐浴露、护发素,为了保护毛发、防止打结,除了比赛,都用专门的工具卷着,有时候还要用专门的药水养着,每个月,一条巴掌大的狗的开销就高达1000~3000元,“这么大开销怎么撑?后来人家干脆辞职,做繁育,以赛养赛”。

就像人类游戏中的升级打怪,不断为爱犬“加装备”才能获得进入下一级别的资格,而狗主人最直接的回报,就是狗的身价倍增。

△牵犬师通常会认真调整狗的站姿,方便裁判观察

就像到凯美洛取精的摩卡,中国冠军登陆,还差一个冠军头衔就能世界登录,配一次种的价格在3~5万元。更重要的是,它后代的身价也将水涨船高,即使到了孙辈都能卖出近万元。

更高的等级,意味着更好的装备,就需要更多的冠军犬对外借配、售出更多的后代,去摊平成本。“刚开始,大家对狗真是爱得不行不行的,到后面,根本顾不过来”,王亚红说。有的大犬舍拥有几十上百只狗,工作人员甚至要负责三四十只狗的日常训练、生活起居。

犬展——犬舍——纯种犬——后代——宠物主,像个巨大的旋涡,让这个由“爱”出发的喜好,悄然间,变了味。

32岁的牵犬师樊煜,入行已经15年,“哎哟天呐,这项运动简直太有品格了”,入行之初的樊煜对犬展抱着异常美好的憧憬。但慢慢地,樊煜发现这其中好像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养狗人在中国,不是所有都是喜欢狗的、都是懂狗的,真不是!犬展其实就是社会的缩影,当你比犬展比久了,如果你能比明白,我觉得你可能也活明白了”。樊煜看到了狗的单纯,激烈的对比之下,是人性向单纯伸出的欲望之手。

为了获得更多头衔,有狗主人会通过手术调整狗狗尾巴的高度、矫正牙齿的缺陷,让它们尽可能符合FCI、AKC的标准。而没有被FCI、AKC认可的犬只性状,则越来越少,一些甚至正在消失。

现在市面上耳朵像玫瑰的花朵一样弯曲的法斗难得一见,因为在标准中,这样的耳朵是“失格”。自然不可能获得任何奖项,身价跳水,后代无人问津,没有犬舍会培育这样的“赔钱货”。

△裁判会认真检查每只参赛狗的外形、骨骼、毛发等

杨玲喜欢松狮吐着舌头“哈哈哈哈”喘气的样子,其实是由于呼吸道过短造成的呼吸困难,也是它们的呼噜声比有些大老爷们儿还要响亮的原因。

不过,由于人们的喜爱,这样的“缺陷”反而成了一种美,也成了它们的“标准”。而几乎所有短鼻子的狗,松狮、法斗、八哥、西施、英斗等犬种的遗传病一栏都会因此被写上:容易中暑。

正因为这些有点残忍的作弊手段,和对“标准”信仰般的执着,犬展一度成为诸多爱狗人士抨击的对象。但王秋燚给出了一个让人难以反驳的理由:现在很多犬主获得宠物不用付出任何代价,随意抛弃也不可惜,所以街上这么多流浪猫狗,而杂种犬因为不良行为远多于纯种犬,很多主人也不得不将它们抛弃。

在王秋燚看来,纯种犬的流行和推广FCI、AKC制定的繁育机制,才是规范宠物市场,减少宠物造成的社会危害的良方。

整治宠物带来社会问题的必然性,加上人们对宠物品质越来越“孜孜追求”,让纯种犬市场不断繁荣。“

反正都要花钱,为什么不花多点钱买一只纯种犬?为什么不再多花点钱买一只赛犬的后代呢?毕竟要陪着自己十多年”,被带回家一周必出问题的“星期狗”弄怕了的宠物主们,更愿意花钱买狗,也愿意花更多的钱去买更好的狗。

自此,纯种犬繁育链上,为犬展、犬舍之前所有开销买单的最后一环,也被补齐。

摆在中国面前的,是庞大的宠物市场需求,而犬展作为纯种犬培育的源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的繁荣,在未来将直接决定宠物狗市场的繁荣。

就像一个流水线工厂,犬展为每个品种的狗筛选出摩卡这样近乎完美的“模具”,通过这些“模具”的配种,“生产”出众多符合人类审美、性格稳定的家庭宠物,输送到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

04

它们还是成了“播种机”

●“它可是狗诶。”

犬精子银行,正是这条狗生产线上的高科技装配流水线。

狗也有最佳生育年龄,摩卡这样即将世界登录的名贵狗,精子更是宝贵,现在将精子保存下来,即使步入老年,它依然能为狗界输送后代,源源不断。

更重要的是,如果靠自然配种,摩卡一次只能“供给”一只母狗,而狗狗射精一次会释放5~6亿枚精子,每次交配却只消耗1~2亿枚精子,“剩下的精子简直就是浪费”。这时候,依靠冷冻精子技术,就能将一次取精合理地分成三份进行三次配种,犬主的收益也将直接乘以3。

作为凯美洛的运营经理,刘畅见证了无数次这样计算精确的取精、配种。但看得越多,越让她感到挣扎。

在国外,繁育和繁殖相对区分较大,但在中国,不少繁育者也是繁殖者。“这些赛级犬、冠军犬长得非常漂亮,但中国很多狗主人最关心的还是它的精子怎么样,卵巢怎么样。有些繁殖者的言语,或者表现出的行为,他可能根本不爱这只狗,它可能只是个道具而已。他们更关心后代、幼犬,因为我要大量地做繁殖。”

有的狗主人会专门带着自己的狗到犬展请教精通这个犬种的裁判,为什么自己这只狗一直输。如果裁判认为这只狗有无法改善的原生问题,那么这只狗就会被狗主人从繁殖名单中删除,然后出售。

出售给个人,它可能会进入一个爱它的家庭;出售给狗场,它就将成为一个繁殖工具。命运就此改变。曾是自己的所有的主人,却要将自己卖掉。现实的冰冷,狗永远无法懂得。

△一个专门繁育金毛的犬舍

但也正因为有这么多逐利的繁殖者,凯美洛才有了存在的意义。

“其实这是个非常畸形的产业。有些犬,它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刘畅在一档纪录片中将话说得非常直白,但凯美洛依然敞开着大门,也有越来越多的狗主人慕名而来,为自己的狗留下“比金子还贵”的精子。

随着宠物市场成为香饽饽,犬精子银行这样小众项目也开始鸟枪换炮。

C81,是何荣在两年前成立的犬精子银行,业务和凯美洛很相似,不同的是,何荣想用互联网去突破犬这个尚不太为人所知的市场。而且在C81,取精工作也从用动物进行观感刺激进化到了人工手动操作,不再需要诱情母犬,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机器来帮忙。

但拿掉诱情母犬,会取不到精吗?

“它们可是狗诶”,何荣笑笑,脸上带着一点不可置信地说。狗对人工刺激没有反应的概率微乎其微,它们就像一个取精机器,为人类的无尽需求时刻准备着提供服务。

“这不新鲜,猪牛羊这些畜牧业早就是这么干的。”狗怎么能和猪牛羊一样呢?狗可是人类最亲密的朋友!

但在贵州的大山深处,纯种宠物犬繁育正是国家精准扶贫项目中的一项。类似于猪牛羊的规模化生产,正在深入宠物狗行业。

和国家合作的犬舍、机构配发给扶贫对象每户一条母狗,到适育年龄,何荣就为他们提供犬精子。待产下小狗,犬舍再用300元/条的价格回购,又根据品相,以至少1000元/条的价格卖出。这些来自大山深处的小家伙,就这样成为城市无数家庭中无可替代的宝贝。

配发给这些农户的犬精子虽不是摩卡这样的优质赛级犬,但也是经过认证的纯种犬。工作人员将母狗配给农户时,常会叮嘱一句:养好点儿,这可都是好狗。

像隔壁家老母猪那样被好吃好喝地养着,还不用下地干活,是不是就算过得挺好了?农户们不知道什么叫养好点儿,但他们知道母狗一窝能下4~6个崽儿,那意味着1200~1800元人民币,几乎是他们中一些人全年的收入。

看上去,为国家扶贫项目提供犬精子与何荣的规划有些格格不入,“我们也得先活下去啊”。一只狗配一次种,能带来几十元收入。这和摩卡以“万元”为单位的精子价格相去甚远,但批量生产的好处就在于,能在“几十”后面,加上3~4个零。

“这个市场现在是比较小众,但以后会成为把宠物当孩子养的家庭的强需求”,人都讲究血缘,而把狗当孩子的人,也讲究狗的血缘。何荣将现在市场小众的原因归结为很多宠物主还不知道,或是还没意识到冷冻精子的价值。创业两年,即使团队由原来的十多人,缩减到了现在的3个人,他依然坚信,这个市场,会在未来让人刮目相看。

贵阳犬展结束没多久,王亚红曾带过的一只拉布拉多生了5只小狗,狗主人在朋友圈公开售卖。因为品相稍逊,老三的价格比同窝的兄弟姐妹低了几百元,一个买主还想再讲价,王亚红说,“这可是冠军犬直子,品相能差到哪儿去,根本低不了了”。

3天后,买主还是以原价敲定了老三。

将老三接回家那天,女主人看到老三的一瞬,眼睛像放了光,小心翼翼地将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抱进怀中,爱不释手,口中不停地念叨着“宝宝,宝宝……”。男主人则在一旁操作者手机,完成交易的最后一步。

“叮”,支付成功的那一刻,老三成为了这个家庭的宝贝儿。在它未来日子中,正抱着它的这个美丽女人,将成为它的全部……▣

(应受访者要求,王亚红、何强为化名。)

感谢重庆一宅宠物生活馆对本文的帮助。

参考资料:

《2016年度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

箭厂视频:北京宠物狗们的梦幻一生

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

CKU官网资料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