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社区 > 商情报告 > “中国硅谷”AB面:后厂村的高速繁荣与集体焦虑
“中国硅谷”AB面:后厂村的高速繁荣与集体焦虑
2018-08-18 22:01:46 9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周慧 穆阳芬

后厂村一直是一个传说。实际上它的正式名称是中关村软件园——中国单位经济产出和智力密度最高的地方,关键词包括巨头科技公司、码农、高学历、高薪资、平均年龄29.2岁。

中关村软件园位于北京市西北角的海淀区东北旺,面积2.6平方公里,百度、滴滴、联想、网易、腾讯北京总部等诸多科技巨头公司,密集地分布在后厂村路的南边。

软件园创新、资金、智力等光鲜的另一面,是与高速发展不匹配的交通和商业配套,尤其每年七八月北京暴雨来临,这里更像繁华的海淀中的一座孤岛。所以不少园区生活的年轻人,调侃地称自己为后厂村的“村民”。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说,如果全国的互联网瘫痪了,那一定是因为后厂村路堵车了。

不过一切正在改善中。中关村软件园相关机构在近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园区产业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20年前的规划预期,目前也正在积极完善,包括服务、交通配套,最终目标是率先在软件与信息服务业领域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苏宁认为,中关村软件园是国内大都市区创新空间发展的一个样本,这类创新城区对城市人力资源集聚、产业转型、城市更新具有支撑和推动作用,但其可持续发展也对区域内生活多样性及环境提出了更高层次需求。

园区每平方公里产值805.4亿

中关村软件园在2000年前是真正的村子,距北京西北五环的北大、清华所在的五道口片区,再往西北六到九公里。

21世纪,信息化大潮席卷全球,作为信息化基础的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受到各国高度重视。根据国务院《关于建设中关村科技园区有关问题的批复》精神,经北京市政府批准,中关村软件园于2000年正式立项开始进行规划,2000年12月,一期工程举行开工典礼。2011年7月,中关村软件园二期正式拉开建设序幕。

经过18年,这里从一个农业经济主导的地区,转变为著名的高科技园区,被誉为“中国硅谷”。据中关村软件园官网介绍,园区当前集聚了在能源、交通、通讯、金融、国防等国民经济重要领域的行业应用领军企业,代表了战略性新兴技术创新国家队水平;在云计算、移动互联、大数据、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新型IT服务产业等方面率先形成全国领先的特色产业集群,拥有高度的产业话语权和技术主导权。

截止到2017年年底,在园区从业软件工程师达7.3万人,总产值逾2000亿元,拥有十百千工程企业28家、国家规划布局重点软件企业28家、跨国公司研发总部7家、上市企业(含分支机构)59家、中国软件百强企业15家、收入过亿企业66家。

2017年,园区每平方公里产值达805.4亿元。国内每平方公里产值排名第一的城市是深圳,2016年每平方公里的GDP产值为9.76亿元。

近五年时间,中国互联网公司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北京一些科技公司员工已经到数万人,在五环内已经难以找到大规模写字楼,开始外迁远离城区的地方。

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王德禄分析,这一时期,中关村的创业公司在北京开始分散布点,一些AI、无人驾驶等小而美的科技创业公司开始小片聚集,包括清华北大附近、回龙观附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附近,还有中关村软件园。

2015年和2016年也是中关村软件园企业增长最快的年份,2014年园区企业总数为295家,2017年翻了一倍多。2015年,网易从五道口搬到了软件园,2016年,新浪从海淀黄庄迁来,腾讯、百度也先后在园区建起了总部大楼。

滞后的配套

在中关村软件园工作的人,对这里的感情很复杂。

后厂村路东起西二旗北路与京新高速交叉处,西至永丰路,全长4公里。早晚高峰期,西二旗地铁站都人山人海的年轻人,有码农、产品经理、小编、公关等。男人们着装休闲,穿优衣库T恤、短裤,加上双肩包和运动鞋,和北京东三环国贸CBD精致画风差异明显。他们中很多就是段子手笔下“月薪五万过得像五千一样”的年轻人。

工作时间,园区楼外略显冷清,便利店、咖啡馆和餐厅不多,没有商业综合体。

“这里只有工作,也适合工作,还方便跳槽,大科技公司多在这里。”新浪一位90后员工介绍,公司大楼内食堂、便利店和健身房很齐全,很多公司还有自己的咖啡馆,偶尔还能去对面的公司食堂蹭饭。

记者联系了8位在中关村软件园工作的从业人员,其中有4位在这一年内换到了园区的其它公司,还有一位正在准备换,在他们看来,这里工作机会多,人力资本流动性强。

有做过舆情监测的人告诉记者,关于软件园的最多的吐槽就是堵车。媒体报道中,常常引用了网友的说法:“宇宙最堵之路——后厂村路”。

东北旺镇宣传部2016年11月曾在官网上介绍:位于中关村软件园北面的后厂村路是进出软件园的重要道路,随着百度、新浪、网易、滴滴、联想等知名互联网IT公司都集中到了中关村软件园,后厂村路堵车情况日益严重,交通环境很不理想:园区内现有停车位规划不足,造成大量车辆占路停放,甚至外溢至周边公共市政道路,交通微循环不畅;早晚高峰,车辆在G7后厂村出口形成交通瓶颈,通往园区的道路通勤压力很大。

“后厂村路不堵也不正常。”一位熟悉软件园规划的人士告诉记者,他比划着各个方向进出软件园的配套交通路线,目前只修好了50%。

他感叹后厂村发展得太快了,“20年前谁都无法想象,中国软件信息产业能发展得这么快,引来这么多企业和员工,但是配套建设因为种种复杂原因,相对滞后,不过也正在努力解决中”。

他特别强调的是,园区新启用了停车场,以缓解停车矛盾。但园区乱停车现象以及人们不遵守交通规则现象依然存在,园区精细化管理,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参与。

告别起步的野蛮生长

除了堵之外,另一个受到部分人诟病的是,园区生活配套单一,没有年轻人蹦迪、泡吧的地方,只适合工作和加班。

上述熟悉园区规划的人士介绍,20年前的规划没有现在的产城融合理念,所以也没有规划商业餐饮配套,但是公司大楼内,食堂、健身房、便利店,一一齐全,一个大公司,就有一套完整的生态系统和后勤保障,就像早年的国企一样。

苏宁是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曾参加过包括北京、上海等在内的城市建设规划咨询。他提到,从20世纪60年代起,以硅谷为代表的创新型区域成为大都市区创新空间的主流方向。此类创新空间的特征表现为:选址于大都市区的郊区;临近空间具有相对隔离性的大学校区;出行主要依靠汽车通勤;区域的生活品质相对较低,就业、住房、娱乐等综合配套服务能力相对薄弱。

由于“硅谷”的成功发展,这一创新空间模式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大都市区创新功能建设和空间塑造的主要模板。而后厂村也和硅谷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包括科技公司聚集、通勤交通时间长、远离城市中心等。

苏宁说,很多园区企业快速聚集,在初期会存在野蛮发展的情况,都很正常,这也需要园区管理者的智慧,去完善配套。园区的配套和企业的聚集,很多地方是先规划建设大楼,做好了配套,但没有产业,很多自发形成的活跃的科技园区,起步是野蛮生长,后面会逐步完善。

31岁的某科技公司员工张佳佳,最近把家搬到了园区,挨着公司,省去了通勤时间成本。她一般周末去东边的三里屯见朋友,称之为“进城”。平时吃食堂和加班,以及在公司健身房健身,很适合单身生活。但她也担心交际圈太窄,同事平均年龄不到28岁,越来越难找适龄的人交往。

软件园对相关配套问题已高度重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园区正在培育乐享创业的科技人文氛围,解决科技人才工作之余的其它生活需求。包括增加都市化功能的配套设施,如“职租一体”、引进便利店,设立幼儿园等等;建设人文景观,如公园慢跑道、园区雕塑;搭建平台让园区内的人增加交流机会,如举办论坛、沙龙、相亲等。

软件园还是中关村和工信部的智慧园区试点园区,今年上半年完成了智慧园区提升方案。希望通过智慧化来进一步提升园区管理和服务的水平,为企业提供更完善的支撑平台与服务。

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在满足科技高端人才的归属感、自我价值实现等方面进一步探索。

年轻人的焦虑

软件园的年轻人,更多的焦虑,是高房租、户口和房价,如果去二三线城市,是否还有合适的互联网、AI岗位需求,并满足薪资需求。

北京市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关村软件园从业人员中,外地户口占73.2%,也就是只有不到30%的园区人有北京户口。

不止一位软件园的科技公司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提到,没办法解决新入职员工的北京户口,也越来越难给他们能适应当下房价的工资,如何让员工更体面地生活?用人和留人成本也在不断提高。

长期研究科技园区创业的王德禄总结,如果说总结改革开放40年中关村最大的经验是什么,就是这里有源源不断的创业者,有企业家。对于软件园来说同样适用。所以如何留住科技创业者,友好环境很重要。

对于未来的创新创业,一位在新浪工作多年的老员工认为,软件园当下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依赖互联网经济,小企业活力不足,相对硅谷源源不断的创新来说,这里越来越是大厂(科技公司)的地盘。“大厂待久了,人也有点类似互联网公司里的早年的国企员工。”

此外,中关村软件园比硅谷多的一个痛点,是码农们还要努力争取北京户口。

3月21日,北京市人社局发布《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其中提到,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的高新技术企业、创新型总部企业、新型研发机构等科技创新主体中承担重要工作,近3年每年应税收入超过上一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一定倍数的(企业注册在城六区和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8倍,注册在本市其他区域的6倍),符合人才引进计划。

2017年度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01599元,有媒体解读为在北京年薪80万以上有望在京落户,软件园的部分码农将迎来春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部分高薪科技公司时,均表示具体细则怎么执行还不清楚。

一位参与过落户方案讨论的园区服务机构人士透露,户口指标的问题,大家也都在积极争取。

他告诉记者:“在制定方案时,各方都做了很多努力,希望能给园区的企业和年轻人更多的空间。”

但对于未来是否有望随着人口红利减少,北京放宽对科技公司员工的户口指标,他不能肯定。

和硅谷一样的是,随着科技公司的聚集,园区附近开始变得寸土寸金,大家都很难买得起房子,房租也高。美国硅谷的一项调查显示,思科拥有最高百分比(72.07%)的员工表示他们买不起房子,其次是eBay(70.63%)。苹果也有63%的员工买不起房。

至于企业会不会因为高房价搬离园区,苏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企业会自发选择最适合其发展的区域要素,要相信企业的眼光。一般来说大企业聚集的地方,容易形成大城市,也会抬高房价和房租,会产生挤出效应,不断的优胜劣汰。

30岁的老方告诉记者,他刚到百度的前半年,很少晚上9点前离开过公司。他调侃自己和流水线工人并没有多大区别,程序化、单一和高强度加班,个人也只是大公司的一个零件,差别就是他可以拿到六七十万年薪。

不过,中关村软件园的发展,让他感受到的最大收益,还是前几年在西二旗买了一套50多平米的小两室的房子,价格从210多万涨到460万。当时他在五道口上班,发现互联网公司都在往软件园方向搬,就提前下手买了一套房子,如今租出去每月6000多元。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